小说阅读

姐弟|不详|b9NVWEl5,8z\情缘|作者

发布日期: 2018-03-16 小说分类

    姐弟|不详|b9NVWEl5,8z\情缘|作者

      “彦,你看那个美女,好正点!”说话的正是××高校的学生,与他一起的是他同校的朋友彦。

      彦是学校的体育生,长相英俊,被誉为学校的校草,但从未听说他与哪个女学生来往密切,有人更因此猜测他是GAY,但他的朋友们却都知道彦是一个百分百的男人。

      这天是礼拜天,学校放假。下午的时候,彦跟他的朋友伟在街上闲逛,顺便欣赏街上的美女,见到长得不错的伟都会“嘘”几声,被他嘘过的美女居然没有被他这淫贼吓到,还很大胆地回应着他,或者是因为他们两个长得都很不错,有些居然还走上前来给他们两个放放电什么的,当真让二人过足了瘾。

      伟感慨万分,说道:“兄弟啊,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雄性动物!”

      彦受不了,给他一记白眼。

      两个无聊男子走累了就在街边的栏杆上坐着休息,继续观赏着路过的美女,偶尔有恐龙经过两人都赶忙转过身去,不敢领教。

      刚巧,有个身材高挑长相甜美迷人的美女从他们对街经过,阿伟第一个看到便急忙招呼彦看,生怕他会错过这么性感动人的尤物。

      彦顺着他的指点,举目望去,却全身一震,脸色微变,却又担心阿伟会看到他的异样,便“嗯”了一声瞒混过去。

      “真的好正点啊,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心动,如果她能让我上就好了。”阿伟仍然意犹未尽,全然不知道此刻他的朋友彦脸色有多么的难看。

      “我先回去了。”终于,彦再也受不了阿伟的话,起身径自离开。

      阿伟却半天摸不着头脑,喃喃自语道:“我说错什么了?”

      ***    ***    ***    ***回到家门口,彦掏衣服的口袋想找钥匙开门。

      就在他掏出钥匙的时候门自己开了。

      开门的居然是阿伟刚刚称赞的那名美女,身高一米七三,长相甜美,虽然有一点近视,鼻梁上挂着一副金边的眼镜,此刻身着一条白衬衫,丰满的乳房好似快要挤出来;下身穿了一条短裤,刚好高过膝盖,一对白皙匀称的美腿让人一览无遗。

      没有错,她就是彦的亲姐姐敏,目前是某大学医学系的学生,个性上有点小迷糊,但她同时却也是一个超级大美女。现在,就她和弟弟两个住在一起,父母现在在国外工作。

      “弟弟,你回来了。”看到他,敏很高兴,但随即她却发现她好象忘记了什么,对了,她开门可不是因为提前知道彦要回来,她到底要做什么?她忘记了。

      看到她睁大了眼睛努力的想着,彦真是既好气又怜爱,但因为她而来的身体上某部位却在慢慢觉醒,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感,彦提醒她道:“你要倒垃圾。”

      说罢指了指放在她身侧的那袋准备丢弃的垃圾。

      “哦。”敏这才恍然,感激地望了他一眼,便伸手去拎那袋垃圾。

      不待她触及它,彦已经抢先提走,说:“我帮你吧。”

      “谢谢弟弟,你真好!”敏称赞道。

      一股电流瞬间流过彦的每处部位,他忖道:有你这样的姐姐才真好。

      ***    ***    ***    ***彦丢完垃圾走回屋内,发现姐姐已经把饭菜做好,一桌丰盛的晚餐。

      谚这才发现自己肚子有些饿了,走到桌前就想伸手去拈块肉吃。

      敏拉住了他的手,嗔道:“先洗手才能吃哦,小馋猫。”

      无奈,彦只好先去洗手,出来时敏已经帮他盛好了饭。

      彦坐下后便开始大快朵颐。

      敏坐在他身旁,见他吃得太急,用纸巾帮他擦拭沾在在嘴边的菜渍,怜惜地劝道:“慢点吃,这些菜都是姐姐做给你吃的。”

      彦嘴里都装满了饭菜,“呜呜”着,本想说:“没关系。”却半天说不清。

      敏只好望着他甜甜地笑,让彦看得浑身躁动,只好拼命吃饭掩饰自己的其它行为。

      ***    ***    ***    ***吃完饭,彦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敏在厨房洗碗,从客厅沙发上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她背后的倩影。

      彦望着姐姐那婀娜的后背,身体的燥热感加温,胯下的阴茎勃大地挤在裤裆里,令他难受异常。

      于是,他乘姐姐不看他这边的时候,悄悄将分身解放出来,怒龙作仰天长啸状,被释放的感觉果然很舒服。

      套几下就好,姐姐不会看到的,彦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

      于是,在新闻联播的声音掩护下,望着姐姐那娇好的姿体,颜急促地套动着自己的阴茎。

      愤怒的炎龙一吞一吐地动着,所为者不过是那美丽妖娆的躯体,而那始作甬者似乎根本不知道她的弟弟在看着她手淫,仍自专心洗涤那些肮脏的碗筷。

      彦双眼灼热地望着姐姐的背后的每一处美好部位,她洁白的腿肚,玲珑的丰臀,小巧的蛮腰,及腰的长辫子……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迷人,有这样美丽的佳人在家中,难怪彦到现在都没有交女朋友。

      就在彦套弄正疾,高潮即将降临的时候,敏忽然转过身来,彦慌忙用沙发上的软枕挡在自己身前,堪堪躲过窘境。

      敏望了他一眼,发觉他的动作有些古怪,便问道:“弟弟,你在做什么?”

      “没……没啊,我在看新闻呢。”彦干笑着,暗叫好险。

      “姐姐买了一瓶红酒,等下陪姐姐喝一点吧。”

      彦用枕头挡住下体慢慢套动着,听完她的话好久才领会似地抽搐了几下,喝酒?老天!

      彦知道他的姐姐除了个性迷糊之外还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喝不得酒,哪怕只喝一点点都会出事,会变得很性感、很疯狂……他还能清楚地记得,那也是一个周末的晚上,他们吃完了饭,姐姐拿了一瓶红酒出来要他一起喝……那晚。

      姐姐身穿一件粉红色的T恤,下身是一条棕色短裤。

      喝了几小杯酒之后,敏的俏脸慢慢泛红,明亮的眼眸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彦在喝酒时也是全神贯注地望着她,对她脸上的这些变化还是观察到了的,开始还以为那只是酒劲攻身,不会醉。

      她原本端坐在椅子上的身体忽然趴到了桌子上,嘴里还吐着淡淡的酒气,对彦撒娇语:“弟弟,你觉得姐姐好不好看?”

      “好好的干吗问这个?”彦心里一动,发觉姐姐俏脸泛红的模样好是可爱。

      “你说嘛……”似乎不耐燥热,敏拉了拉T恤的领口。

      “好看,好看极了!”彦喘了一口气,瞥到她那胸膛上的两朵蓓蕾似乎很凸显,就像没穿纹胸的样子,那丰挺的姿态让他胯下难受的一紧,咽喉干燥得吞了几口唾液。

      “这样呢?”似乎对彦的这些夸奖还不满足,敏将T恤拉高,雪白的胸膛和那对丰挺的乳房在彦的眼前赤裸裸的暴露着。

      “天。”彦呻吟一声,身体因姐姐的这个动作一下子僵硬。

      这个小魔女好象还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她竟然脱掉了她身上的T恤,彦看到她里面果然是什么都没有穿,丰满浑圆的美乳颤巍巍地抖动着,在彦的火热注视下,敏开始舞动她那撩人的身体。

      彦全身的血液开始逆流,血水直冲脑门,差点就七孔流血。

      淡淡的光亮下,和着音响传来的优美的轻音乐,敏的舞姿曼妙迷人。

      彦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居然还有这么淫荡的一面,他胯下的怒龙高高仰着,他只好用手来安慰它。

      敏在舞动之余居然还不忘观察他的行为,看到他套弄他的阴茎,她便走了过来,在他身前蹲下,纤细的小手缓缓掏出他裤头里的硕大,在新鲜的空气中慢慢套动彦的阴茎……“喔……”这都是真的吗?彦几乎不敢相信,同时又很害怕如果是在做梦,那他要是醒了该怎么办?登时一动不敢动了,任由姐姐的小手恣意套动着他的分身,快感在她那柔嫩的小手的抚摸下几乎就要来了……套动了一会,她竟然还不满足,用她那迷人的檀口含住了他的阴茎,像是吃冰棍似的吮吸起来。

      “哦。”彦在享受着甜蜜的美好之余,伸手轻轻抚弄她那晕红的双颊,梳理着她那头柔顺的秀发……终于,当他的欲望被她牵引到极至,一股灼热的浓液激射进她迷人的檀口。

      彦在射出前的一刻抱紧了她的脸,让阴茎里的欲望一滴不剩的发泄到她的嘴里。

      彦接下来本来是想要用阴茎插她的,但她却吃力地阻止了他,说道:“弟弟啊……怎么样都可以,就是别插进来……”

      所以彦只能恣意地玩弄她的身体,甚至让她帮他继续口交,就是没有进入她的身体……那一晚过后的第二天,敏却像个无事人似的,还是跟平常一样……于是,彦便得出一个结论,姐姐只要一碰酒就会变成淫荡女。

      当思绪重回脑袋,彦身体深处那股欲望渐渐强烈,当下,他便对姐姐说道:

      “喝酒好啊!”

      ***    ***    ***    ***淡蓝色的灯光下。

      屋子里飘扬着轻柔的音乐。

      敏刚刚洗完澡,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麝香。她换了一件白衬衫,衣服的纽扣刚好扣到乳房上方,那丰满的浑圆似乎已经按捺不住要挤出来似的。

      彦看着她那迷人的躯体,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别喝太快,会伤身体。”敏边柔婉地劝着他,边为他倒满。

      “姐姐你也喝啊!”彦敦促她,他现在只想快点看到那个表情淫荡,脱光衣服大跳艳舞的姐姐。

      “嗯。”敏也举起自己的酒杯,可爱的小酒窝露出,慢慢饮尽杯中的酒。

      几杯下肚,敏俏脸开始泛红,彦望着她,知道他热切盼望的事情快要发生,他胯下的阴茎也慢慢挺起。

      “好热……弟弟。”敏又一杯酒下肚,娇吟了一声,纤手拉了拉领子口的纽扣。

      “你热不热……我去开空调吧。”她忽然立起身。

      彦哪能让她那么做,拉住她的小手,说:“喝酒的时候开空调容易生病。”

      “哦。”敏娇俏地瞥着他笑,当真是风情万种。

      没过多久,敏似乎喝醉了,对彦喃喃道:“弟弟,你看姐姐美不美啊?”

      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刻,彦心中既兴奋又惊异。

      “美……好美啊!”他迫不及待地说道。

      “呵呵。”敏娇媚地笑着,纤手轻轻拉扯上衣的纽扣,那对丰挺的美乳笨重地弹了出来,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撩人。

      彦被她这副娇美模样摄走了魂魄,手拿着酒杯,呆在那里。

      “弟弟……你想摸我吗?”敏望着彦那傻呆呆的模样“哧哧”笑着,见他仍然没有动静,她便伸手握住他的手,带领他来到自己的玉女峰。

      “好软。”起初是敏带领着他动,但慢慢的,彦就自己动了起来。

      他的手顺着她迷人的高耸,轻轻抚搓着,粉红的蓓蕾在他手指间捋动,柔嫩的乳菱慢慢翘硬。

      “弟弟……我想跟你做爱。”敏的脸上充满了无限的期待。

      “我也想……想啊!”彦讷讷道。

      敏灿烂一笑,慢慢坐到他的怀抱里,樱唇在他的唇上吻落……彦也热烈地回应着他,嘴勾住她的丁香瑶舌,慢慢吸吮着。

      “嗯。”敏呻吟着,被弟弟的吻所迷醉,小手圈紧了他的身体。

      她的小舌芳香甜蜜至极,彦狠狠吸吮着,双手在她迷人的胴体上游动,不知什么时候她上身的衬衫已经脱落,她袒露着上身倒在弟弟的怀抱里,彦一边享受着磨挲她丰满乳房时传来的美好触感,一边用自己的胸膛压紧它们,继续磨动。

      “弟弟……亲姐姐吧……快些……”敏动情地呻吟着,下身紧紧靠在他的大腿上。

      “我会的……姐姐……”彦经过上次的美好经历,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现在他就要用他的火热洞穿她的幽深。

      他急促地扒开了自己上身的衣服,将她压倒在沙发上,她娇媚的俏脸在灯光下闪耀着诱人的光泽。

      “快点……弟弟……”敏渐渐不耐,手指忙乱地抓着他的胸膛。

      彦这时也早已蓄势待发,胯下的火热还没有待他去掏早就迫切地挤了出来,在敏那成熟动人的躯体上搜索着水源处。

      “快点……啊……”敏急促地喊叫着,纤手抓着彦的阴茎在她的嫩穴上磨动着。

      “不是说……不能插进去的吗?”彦也好希望能插到姐姐的骚穴中,可他们之间是有约定的,所以那是不允许的。

      “啊……”敏似乎这才觉醒,靠在彦的身上不再动弹……彦只是紧紧地抱着她。

      ***    ***    ***    ***第二天一早,彦起床吃早餐的时候发现姐姐好象又什么都记不得了,连他都差点迷糊,那是真的吗?

      吃完早餐,敏告诉他:“今天我们学校举行酒会哦。”

      “酒会,哦。”彦若有所思地回应她,过了半晌,他才醒悟过来,酒会?

      “你这个小傻瓜,你要去参加酒会做什么?”彦大声问道,心乱如麻,她又是不知道她是什么酒品,居然还学人去参加什么酒会?

      “全都只有女生参加的酒会吗?”他抱着最后一点希望问她。

      “是和学校男生部一起举行的酒会哦!”敏双手抚住自己的白里透红的双颊天真地笑着。

      彦最后仅有的那点希望也被扑灭了……“完了,姐姐一定会被他们上的……”彦绝望地忖着。

      中午的时候敏就去了,因为她要去帮忙准备,她走的时候彦还哭丧着脸劝她:“姐姐,别去了,在家陪我吧?”

      敏柳眉微蹙,奇怪的反问:“为什么?”

      晕死,彦登时哑口无言,难道要他坦白她喝醉了就跟街上随便拉客的那些妓女没有什么分别吗?

      所以,最后敏还是去了。

      彦自她走后一直呆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从早上一直坐到天黑,脑子里不停幻想那些男人怎么如狼似虎地对待他的宝贝姐姐。

      而他的姐姐在喝醉后根本一点矜持都不会有,只会哀求那些男人上他,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姐姐是属于我的,谁也不能抢走啊!”

      “呜……”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坐立难安。

      就这样,彦一食未进的苦等着敏,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时间停留在夜晚的十一点,彦决定不等了,他要去救他的姐姐脱离那些男人的虎爪。

      就在他想要拉开门的刹那,门开了,一身晚装的敏慢慢走了进来,两人相对而视。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敏问他。

      彦冲上去双手抓住她的肩膀,焦急地问道:“姐姐,你没有事吧?那些男人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咦,对我怎么样?”敏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他的意思,开心地道:“他们没有对我怎么样。”

      彦这时忽然发现自己真的很傻,呆笑几声。

      敏深情地望着他,忽然道:“我现在好想跟彦做爱啊!”

      彦这时也闻到她身体传来的淡淡的酒味。

      敏在他的灼灼目光下开始解开身上衣服的纽扣,没几下粉红的纹胸就袒露了出来。

      彦这时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随着敏将她身上的衣服脱光,丰满的乳房颤巍巍地抖着……雪白的胸膛好迷人,尤其是她身下丘谷旁那狭长的深邃,让彦几乎窒息。

      “彦,快来啊……”敏朝他张开双手,热情地喊道。

      彦热血沸腾,扑了上去,一口咬住她的一座玉乳,慢慢吸吮起来。

      “啊……”敏一动不动,任他恣意而动。

      彦抓着她的两只乳房狠狠搓揉,乳菱在他的逗弄下开始发硬。

      慢慢的,彦将她压倒到沙发上,一只手拨弄着她的丰挺,另一只手抚搓她下身的嫩穴。

      敏快乐又难过的呻吟着,俏脸晕红,美眸迷离,好是动人。

      “你下面好湿啊……姐姐。”在彦的动作下,敏的蜜穴淫水已泛滥成灾,彦慢慢靠近那里,好奇地欣赏着。

      彦开始逗弄他,双手拨开它暗红的肉瓣,看到里面淫液汩汩的往外渗着,芳香之气浓厚。

      “敏……你的小阴核都硬了呢。”彦用手指搓动着她蜜穴的里面,搅得敏娇吟不止。

      虽然他们已经有几次经验,但像现在这样这么仔细的玩弄还没有过。

      “唔……”敏难受地呻吟着,玉手也伸到他的胯下去抚弄他的阴茎。

      “敏……帮我舔舔……”她柔软玉手摸得他的阴茎好爽,他更放肆地要求她帮他口交。

      “嗯。”敏答应着,一边将小嘴凑近他渐渐狰狞的分身,慢慢含住了它。

      “喔。”真的好爽,全身的感觉都好好,彦一边舔食她嫩穴里的甜蜜,一边用心感受她的触动给予他的快感。

      俩人现在得姿势也变成了69状,互相吸吮着对方的私处。

      没过多久,敏将自己丰满的美臀抬起,她自己也坐了起来,对彦说:“彦,我想要你的肉棒……我已经受不了了……”

      彦全身一震,不敢相信那是真的,问:“真的吗?不是不可以插进去吗?这样好吗?”

      “插进来吧……我好想要彦插我……”敏迷离着双眼,玉手渴望地抚着他的分身。

      虽然说最后的防线就是交合,但是彦真的做梦都想跟敏做爱,所以,不管她会不会后悔,他现在都要把握机会插她……哪怕这辈子可能就只有这一次。

      他慢慢站起,将此刻正趴在沙发上的敏的美臀扶正,阴茎顺着她那油滑的凹处慢慢插进她的蜜穴。

      刚进去的时候敏感觉交合处传来剧烈的疼痛,但她强忍住了。

      “姐姐的淫穴又热又舒服啊……”彦赞美着,阴茎慢慢抽动着,“扑哧”声渐渐清晰。

      “姐姐会后悔吗?”彦此刻虽然还有疑虑,但现在也不管那么多了,他的阴茎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尽情地插她……随着彦粗狠地插入,敏快感也渐渐强烈,身体随着他的抽动更是急剧地耸动着,迷人的丰乳不停的摇晃着,乳头一甩一甩,她的瑶口更是浪吟不止。

      “姐姐……把屁股抬高点,让我插深些……”彦扶着她的美臀,喘息说。

      “嗯。”敏应了一声,浑圆的丰臀依言太高。

      彦在这时也看清了她后臀粉红色的菊门,为了能看得更加清楚他将之拉开一点,赞道:“姐姐的屁眼好漂亮啊!”

      敏迷离着双眼,羞涩地嗔道:“讨厌啦……”

      彦将阴茎用力一送,更加用力地插着她的嫩穴,问道:“你不喜欢我这个样子吗?”

      敏颤抖着,歇斯底里地喊道:“我……喜欢!”

      彦在她身后插了一会,将她身体翻转过来,让她坐到自己的大褪上,他的阴茎从下面插进她嫩穴,一边用手搓揉着她的丰满,舌头伸出舔动着另一只,一边舒服的呻吟道:“好舒服,好爽啊!”

      敏也浪叫道:“我也好……喜欢彦的大鸡巴插我……啊……好舒服……”

      彦受到她的称赞更加卖力,随着深入浅出,敏快感不断,浪叫声不绝于室。

      “啊……”

      “彦……改插我的肛门吧……”敏想让弟弟插自己身上的每一个肉洞,在每个地方射精……彦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好啊!”

      他将阴茎慢慢拔出,先让敏躺在沙发上,他的阴茎慢慢移到她的菊门处,先试探性的顶了顶,随即狠狠的插了进去……由于阴茎上沾满了她的淫夜,已经很滑腻,虽然菊门处很紧,但还是一鼓作气插了进去。

      “啊……”这次开苞的痛苦就不是开前面的那种程度了,只痛得敏哇哇大叫起来。

      随着插入的体验,彦发现插在肛门的快感好象更加强烈,虽然进口处有点紧紧的,但里面夹得他的阴茎十分舒服,彦插得更爽了……也不知插了多少次,彦终于感觉要射了,便大声喊道:“姐姐……我要射了啊……”

      敏迷离着双眼,呻吟道:“射吧……大量的射出来吧……”

      结果,彦在她体内射的时候敏也来了高潮,高潮来临时她紧紧地抱着彦的身体,享受着高潮带来的快感……看着彦满足的在自己身上喘气,敏温柔地笑着,笑意里带着种狡黠味道,至于她想的到底是什么,彦也不愿去想了,只要能一辈子抱着姐姐,在她的身体里射精,他就满足了。

      ***    ***    ***    ***


           此时,在另外一个地方……“他们这些笨蛋,还想灌醉敏,以敏那种海量酒品再多几个也是白搭。”几个女人站在一起望着一群醉倒在地上的男人讨论着。

      “算了,不管他们了,咱们回家吧。”

      随着人一一离开,地上就只剩下几个躺在地上兀自呻吟的男人,有些手里还抱着空酒瓶,嘴里流着涎水,猥琐得让人不敢直视……依稀还能听到他们喃喃叫着敏的名字……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