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神雕侠侣逍遥篇一上】【作者不详】

发布日期: 2018-04-10 小说分类

    【神雕侠侣逍遥篇一上】【作者不详】


      话说杨过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了华山,一路上两人心情欢悦,载欣载奔,不自觉的都似回到了少男少女的时光。两人心中这时一无牵挂,都想觅地隐居,脱离江湖,过那只羡鸳鸯不羡仙的逍遥日子。
      杨过愉悦的对小龙女道:“龙儿,咱们心愿已了,我想远离江湖,你看咱们到那里隐居好呢?”
      小龙女深情脉脉的看着杨过道:“依你的意思就是了。”
      杨过正待回答,忽然神雕伸嘴咬住了他的衣袖,拉着他往北而走,杨过明白它的意思,便道:“雕兄,你要带咱们去哪?”神雕昂首叫了一声,大步前行。
      杨过和小龙女相视一笑,携手跟在神雕后面随行。
      两人一雕晓行夜宿,在山区走了三天两夜,杨过已发觉竟是往独孤求败隐居之所的山谷方向,心想原来雕兄是要回到故居,他心念一动,向小龙女道:“龙儿,雕兄是要带咱们回到独孤求败大侠的隐居之所,我正要到独孤前辈墓前叩头。”
      神雕这十余年来跟着杨过闯荡江湖,其间虽回山洞数次,但此时回来仍然欢叫连声,显得极是高兴。杨过领着小龙女在独孤求败墓前叩了几个头,又在石室和荒谷四周到处浏览,杨过抚今念昔,不胜感慨,自己这一身惊人的武学大半实是得自独孤求败。
      两人在这山谷石室逗留了两日,小龙女见这里实不适于长居,遂与杨过商量道:“过儿,当年你有神雕相伴,在这里学武独居,虽有不便,但日子总还过得去,现下我与你决心退出江湖,这里郤不是长居的所在,何况你我年岁都已不小,咱们总要为杨家留下后代……”说到这里,她雪白的面颊涌上了一层红晕。
      杨过闻言,握着小龙女的手道:“龙儿,你说得正是,咱们还是回到古墓去吧!我去跟雕兄说去。”
      杨过找到了神雕,依依不舍的道:“雕兄,我与龙儿决心远离江湖,回到昔日古墓隐居,那里却不适合你居住,今日里就要和你作别……”想到与神雕亦师亦友的相处之情,不禁流下泪来,又抚着神雕的背道:“我和龙儿会时时前来探望你……”
      神雕侧头看着杨过,啯啯叫了几声,又看看小龙女,也是依依不舍。两人与神雕作别,神雕一直送到荒谷山口,才目送两人离去。
     
     没有神雕跟随,不致惊世骇俗,两人就放心走到市镇大集,但为怕被人认出,两人都作了改扮,杨过扮作买卖走夫,小龙女掩去了花容月貌扮成小厮,当作是杨过的助手,两人沿途采购了不少衣食用品,准备在古墓长期居住之用。
      两人一路游玩,走走停停,约摸走了半个月的时光,那日到得终南山下,已是黄昏,为免被人发现,两人还是等到中夜,才分批将所购之物运进古墓,稍事整理后,梳洗就寝,杨过搂着小龙女的娇躯,深情的道:“龙儿,我好快活。”
      小龙女也羞红着粉脸,依偎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并轻抚着他的面颊,心下也有说不出的快活。
      杨过吻着小龙女双唇,小龙女媚眼如丝,全身已开始发热,她伸手下探杨过的胯下,发觉并无反应,不由得心下稍凉,暗叹了一口气。
      原来杨过自与小龙女成亲之后,一直颠沛流离,居无定所,从未正式合体,杨过视小龙女为天人,绝无亵渎之念,平时虽因生理关系,阳物早晚均会自动勃起,他总是自我克制,从无异念,但一遇到小龙女却反而不会勃起,那是因为他虽爱小龙女,却无情欲。小龙女以前不知这是何道理,只怀疑他有缺陷,这些日子来,在客途朝夕相处,子夜、清晨,甚至是整夜,每当杨过熟睡之时,即使穿着衣裤,她都能察觉他的裤裆高高撑起,稍稍探触,只觉其硬如铁,但一醒之后,立即消失。
      在途中客宿时,小龙女多次试图与杨过燕好,但总是失败,现下回到古墓,她只道这里清净安祥,绝无干扰,又是旧居之地,杨过应该可以放松心情,享那鱼水之欢,不想还是未能成功。
      小龙女左思右想,总要让杨过解除他心理上的桎梏,才能放开心怀,恢复男子本色,她在杨过耳边轻声道:“过儿,我是你的妻子,你忘了吗?”
      杨过一惊,随即省悟,愧然道:“龙儿,我……我……”他实是对小龙女敬爱过甚,心中激不起一丝情欲。
      小龙女红着脸道:“我知道过儿太爱我了,不敢对我…”
      杨过见小龙女体谅自己的心境,欣然的嚅嚅道:“龙儿…我……”
      “过儿,可是你不要忘了,我是你的妻子,夫妻就是要传宗接代……”小龙女轻轻的捏着杨过软软的阳物,腻声道:“你的这个物事放入我的这里,才能…但它…”
      杨过的阳物被小龙女细嫩的小手捏着,只觉舒服的不得了,耳边又听到小龙女吹气如兰,气喘吁吁的声音,不觉微微心动,阳物自然也有了反应,小龙女一喜,于是手上加了一些力,并且上下套动,果然阳物开始涨大,但仍不硬,小龙女将坚挺的乳房贴紧着杨过的胸膛,拉着他的左手抚摸自己的全身,然后又探到私处,示意杨过用手指稍稍伸进再缓缓抽出。杨过觉得小龙女的私处温暖紧窄,并有些许湿润,心头开始有了异样,阳物立即大涨,小龙女已觉硬不可当,一手难以掌握,心下不由得吃惊,暗忖不知是否可以顺利进入自己的体内,她心中直跳,也知道如果自己不主动,杨过一定是不会进犯的,她双腿张开,翻身跨坐在杨过身上,一手抓着他的阳物,对准自己的牝户缓缓的插了进去。
      杨过看着小龙女的动作,不觉又是刺激又是兴奋,可是心下却又感到对她大是不敬,此念一起,阳物即开始萎缩,终至软垂。小龙女暗下又叹了一口气,但知不能形之于色,她媚声的道:“过儿,我好想……”
      其实小龙女对男女之事也仅一知半解,她少女时期虽曾受重阳派尹志平之欺,但那时毫无感觉,也不知怎么回事,及至年长,虽稍稍懂事,但既无人教导,律己又严,自懂事以来,唯一可以交谈的对象,也就只是杨过一人,其后在绝情谷底独居十六年,更是心如止水,这男女之事压根儿没想过,可是她知既和杨过成亲,总要生下一儿半女,为杨家留下后代,而自己已年近四十,虽然身体相貌仍如二十许,能否生育,实也未知,如果再不积极,他杨家很可能就要绝后,所以小龙女的心中很是焦急。
      杨过却丝毫不知小龙女的心意,他只要能和小龙女朝夕相聚,此心已足,从来不曾想到要与小龙女有鱼水之欢,在他心目中的小龙女就好比是天上的仙女,那是不容侵犯和有丝毫亵渎之念的。可是这时见小龙女如此情景,又似觉要对她有所表示,心念一动,内力稍运,阳物即勃然而起。
      小龙女大喜,立即腰身一挫,杨过的阳物即全部吞没,她秀眉微蹙,只觉身体像是要被撕裂,但不敢露出丝毫痛苦之状,以免杨过又要退缩,她那知杨过的阳物不是生理上的情欲反应,而是催动内力所致。她稍稍上下起伏,阳物在阴中渐渐润滑,撕裂感已大为减轻,并有些微的奇异快感袭来,她不知这是何故,于是加大动作的幅度,快感也随之加大,不觉呻吟出声,但不久之后,只觉阴中干涩,阳物摩擦内壁渐觉痛楚,于是不敢再动,俯身卧在杨过身上,轻轻喘气。
      小龙女自幼修习古墓派武功,古墓派的玉女心经基本法门即在少欲、少忧、少乐、少喜,数十年的修为早已根深蒂固,所以她心中并无强烈欲念,她所念念不忘的是为了尽人妻的责任,要为杨过留下后代,当杨过的阳物进入她的体内之后,认为这样应该就可以受孕生子了,淫念不起,阴中即无津液分泌,以致干涩疼痛。
      杨过见小龙女不再动作,也收了内力,阳物也软垂滑出,他轻抚着小龙女滑如凝脂的脊背,爱怜的说:“龙儿……!”
      两人在古墓中耳鬓厮磨的相处了两个多月,忽然小龙女的月事又来,她大吃一惊,知道这不是受孕的征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总以为那日杨过的阳物进入她的体内之后,就有可能受孕,所以耐心等待,有时梦中还会梦见自己替杨过生了一个白胖可爱的儿子,只觉真是幸福极了。小龙女的月事从来没有正常过,那也是因为练功的缘故,有时一个月,有时两个月来一次,甚至还有半年不来的,她以前从不以为意,反认为不来最好,但她也知道受孕后即无月事,现在月事又来,当然是没有受孕了。
      她从来没有这样烦恼过,又无人可以商量,也不愿让杨过知道她的心事。
      一日,小龙女静坐了一会之后,对杨过道:“过儿,咱们已在此住了两个多月,但你我都还是青壮之年,总不能一辈子在此终老,古人说大隐隐于朝,小隐隐于野,就算退出江湖也不一定要永远住在这里,咱们将这古墓当作终老之所,却也不妨乘有生之年,走遍五湖四海,领略那美好风光,也不枉了这一生,你说可好?”
      杨过甚为讶异,恬淡如小龙女,竟会有这样的想法,但在他自己的心中却也有此意,他本来是想在这里住得一年半载之后,再带小龙女一起畅游四海,想不到小龙女倒先提出来了。
      杨过一生之中,从来没有一段时间像这两个月在古墓中无忧无虑的度过闲散自在的日子,他实是有说不出的欢喜,他自己历经大风大浪,名声震动天下,小龙女却好像是个从未涉世的小姑娘,所以他有心要带她好好的出去见见世面,以免虚度一生。在古墓短短的两个月,杨过满面憔悴风尘之色尽褪,两鬓灰白的头发也已转黑,双颊丰润有神,剑眉入鬓,像是年轻了十几岁,原本粗厚的手掌,竟也变得细嫩白腻,不逊于小龙女的纤纤玉手,而他觉得自己的内力更是大进,已到了返璞归真、三花聚顶的境界,他虽已无称雄江湖之心,但仍觉欣喜无限,心境也随之活泼起来,已不复有以往的暮气。
      他一听小龙女的提议,高兴的说:“我也正有此意,我本想待得一年半载之后,再带你一同出去游历,你这一提,正合我意。”
      小龙女见他欣然同意,很是高兴,嫣然笑道:“我的过儿还是动了凡心,看你现在这付模样,唇红齿白,意气飞扬,真是玉树临风的翩翩佳公子,那像是名动武林的大侠,你这一出去,不知会迷倒多少名门淑女、大家闺秀,我可成了你的小丫头了。”
      “龙儿,我是觉得自己这两个多月年轻了许多,内力又精进了不少,而你是真的愈来愈像个黄毛丫头呢!看起来比小襄儿还年轻。”杨过托着小龙女的两腮,轻轻一吻,那娇若桃李的绝色姿容,像足了含苞待放的小姑娘。
      小龙女娇羞的垂下了头,听他提起郭襄,不由得心中轻叹,郭襄对杨过的情意她岂有不知,但杨过已多次有意无意的对小龙女说过,他视郭襄如自己的女儿,因为他和小龙女两人在她出世之时即曾养育她数月,绝无可能再牵涉到儿女之情。
      小龙女依偎在杨过怀中,轻声道:“过儿,咱们这次重出古墓,不要以武林人物的面貌出现,最好也不要与武林人物往来,你说可好?”
      杨过喜道:“好极了,咱们抛开以前的生活,过一过不一样的日子,那一定很是有趣,江湖上从此也没有了神雕大侠和小龙女这号人物。”
      这古墓中藏有大批金银珠宝,原是王重阳当年筹组义军时用来购置军械和饷银之用。杨过和小龙女以前将这些金银之物视如粪土,从不翻动,现下却细细的加以整理,装了几箱金锭和银锭,以及一些珠宝,并将古墓内外又加了一些伪装和机关布置,以防外人闯入,这才相偕离开,踏入红尘,展开了另一个新的生活天地。
      他们下了终南山,往洛阳方向而行。小龙女神情极是愉快,一反以往冷冰冰的样子,倒像是第一次出远门的小姑娘,只见她笑语盈盈,沿途指点各种风光人物,她穿了一身普通姑娘家的浅蓝色粗布衣衫,为的是怕过于惹人注目;杨过则是一袭青衿,大袖飘飘,不注意看的话,还看不出他少了一条右臂,衣领上斜插一柄折扇,右肩上背了一个大大的行囊,像是出门游学的士子。
      这日,两人到了一个大集,人来人往甚是热闹,此时已近黄昏,他们找了一家大客栈先落了店。杨过对掌柜的说:“店家,麻烦你帮咱们买一辆大车,两匹健马,并请准备一些食物、用品,明日午前咱们要赶远路。”
      掌柜的约摸五十岁上下,模样精明干练,他看了看杨过和小龙女,笑着道:
      “客官,马倒是好买,大车就不好找了,不过,咱们店里正好有一辆,那是年前有一家镖行押放在这里的,现在过了时限,如果你满意,就折价让给你,我吩咐伙计收拾收拾,应该将就可用,车子还很新的。”
      杨过欣然同意,道:“掌柜的,我相信你,你出价好了。”
      掌柜大喜,笑眯着眼睛道:“客官,你放心,咱们这店向来是童叟无欺的,像你客官这样堂堂一表,能光临敝店,是敝店的荣幸,保证明天午前一切帮你办得周全妥当。”
      杨过和小龙女都很高兴。忽见门外吹吹打打,一队吹鼓手经过,还伴着串串鞭炮声,杨过问道:“外面这样热闹,为了何事?”
      掌柜道:“是这镇上的韦大户娶第三房,这个韦大户今年不到四十岁,却已经有了三个老婆,家里还有十几个丫头,听说每个他都……”一想这种话不好跟这对璧人似的少年夫妻说,于是立刻住了口。
      两人在房中用餐,还对饮了几杯酒,小龙女红噗噗的秀脸带了一些羞意,对杨过道:“过儿,咱俩只知练功,关心江湖上的恩怨,却不知世事,这男女之事更是不知,咱们成亲后一直没有一天安定的日子,我在绝情谷底一十六年,你虽在江湖闯荡,却又洁身自爱,所以这夫妻之道始终……可是这种事又不能随便问人家。”
      她眼中闪着兴奋又好奇的光彩,顿了一下,又道:“这韦大户今晚娶亲,又是第三房,想必已有很多经验,咱们去瞧瞧人家的洞房花烛是怎么过的,你瞧好不好?”
      杨过万想不到小龙女会有这种异想天开的念头,大感意外,他张大了口,愣了一下,但他现在的心情也与以前大不一样,稍顿了一下,欢然接口道:“好啊!咱们稍晚就过去,可不要……让人发现了,那可难为情得很。”
      小龙女抿嘴笑道:“依咱们的武功还会被人发现,那倒是奇怪了。”
      杨过嘻嘻笑着,把小龙女拉到怀中,道:“龙儿,其实我是多少知道一些的,可是我实是爱你至深,不忍……”
      小龙女娇羞的伸手隔衣轻抚着杨过胯下,道:“过儿,我知道……可是咱们毕竟是夫妻……”
      杨过道:“龙儿,我正在慢慢调适,让我把心情放开后,咱们就可以过真正的夫妻生活了,我倒是担心你不能适应呢!你修练玉女心经太深,再练下去真的会变成玉女了,玉女就是仙女,仙女是不会动凡心的,那你的过儿可惨了。”
      两人难得这样说说笑笑,又喝了酒,不觉都动了春心,杨过深深的吻着小龙女,并抚摸着她的酥胸,小龙女全身软倒在杨过怀里,轻声道:“过儿,我那里好像有流一些水出来。”杨过撩起她的衣裙,探手进去摸了一下,果然感觉甚为湿润,他贴近小龙女耳边,道:“龙儿,你要吗?”小龙女的手还按在杨过胯下,已觉得杨过的阳物已渐渐涨大,她春心荡漾,但在这客宿之地一时还放不开怀,她喘了一口气,道:“还是等瞧过韦大户洞房之后再来吧,莫要错过了机会,要找这样一个人物还不容易呢?”
      杨过一想也是,其实他对自己还不十分有信心,如果还是要和在古墓中那晚一样运功挺起,确也索然无味,他真想看看别的男人是怎样对付妻子的。
      两人相偎相依,心头都有说不出的满足。
      出得客栈,稍一观察,即知韦大户的宅第所在,韦宅门前虽然不至于车水马龙,因为这个大集究竟还称不上是富华之地,但灯火通明却是一望即知是在办喜事。
      这时韦宅亲友已大多陆续离去。杨过和小龙女已换了深色的衣服,两人稍事掩蔽,即悄无声息的进了韦宅,很快就找到了洞房,踪身一跃,紧贴在洞房外屋檐下的横梁上,居高临下,房内一览无遗。
      他们来的正时时候,只见韦大户长得浓眉阔口,体格粗壮黝黑,像是个练家子,那新娘子倒是清丽可爱,体态妖艳,约摸二十来岁的样子。房中红烛高烧,两人据桌而坐,挟菜喝酒,新娘子不断的媚笑,不像是正经人家的女子,只见她笑盈盈的说:“相公,你今天已累了一整天,等下……可不能赖皮不理人家哟……嘻嘻……”
      韦大户脸上红通通的,大着舌头道:“三娘,你放心,我的本事你已经试过了,这宅子内的女人那一个不是被我弄得服服贴贴的,等下你不要讨饶才好。”
      一边还色眯眯的淫笑不已。
      “啊哟,人家不来了,你只是动嘴……都不理人家……,难道还没吃饱吗?”
      新娘子一边说,一边已靠了过去,撩起大红新衣,面对面的跨坐在韦大户的腿上,一只手解他的衣扣,一只手却伸到了他的胯下,身子还扭个不停。
      杨过和小龙女依偎在横梁上,对看了一眼,小龙女已是满脸通红,心头直跳,靠着杨过也更紧了,杨过也觉得大开眼界。
      韦大户放下筷子,伸手往下一掏,摸到新娘子的私处,大笑道:“你这个小浪货,已经湿透了,快快脱了衣服,大爷的家伙给你捅进去煞煞火。”
      新娘子立刻站起身,先帮韦大户脱去新衣,韦大户的一双手一直不老实的在新娘子全身上下游移,新娘子在弯身脱下韦大户裤子的时候,忽然就把韦大户的阳物含进了口中,韦大户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显得很是畅快。新娘子不断的用嘴和手套弄,韦大户的阳物倒也不小,乌黑粗长,颇具精神。
      过了一会儿,韦大户像是忍不住了,把新娘子的头拉开,挺着一翘一翘的阳物,喘着气道:“浪货,快上床吧,大爷就要捅你了。”
      新娘子三把两把的就褪下了新娘装,霎那间,两颗雪白的肉球就暴露出来,晃动起来煞是好看。
      韦大户脖子上青筋突起,一把抱起新娘就放在床上,新娘子自动的将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大张,露出一片黑漆漆的阴毛和两瓣红红的阴唇,在红烛照映下,牝户中水光闪闪,一片泛滥。他将阳物在那牝户口磨了几下,然后一挺腰就将整根阳物塞了进去。
      只听新娘子欢叫了一声,随即挺腰摆臀,口中断断续续的哼着:“好……好……相公,大爷……我……好喜欢……你这根大家伙,用力,用力……再快一点……对……太好了……太好了……”
      韦大户显然很是兴奋,一手托起新娘子的臀部,一手搓揉着她的大奶子,口中也是含含糊糊的“骚货、浪货”乱叫,只听水声、叫声、床铺的震动声,声声直传屋外。
      这些声音和韦大户及新娘子的大动作,都清清楚楚的听在杨过和小龙女的耳中,当然也明明白白的看在眼中,两人还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呢。
      韦大户奋力抽插了一阵,稍稍缓了下来,用力一拍新娘子的屁股,新娘子很有默契的翻过身子,把那白白肥肥的大臀部翘得高高的,露出突突饱满的牝户等着他插进去,还回过头来对着韦大户媚笑道:“相公,我爱死你了,今晚一定要弄到天亮才甘心。”
      “好!一定让你这骚货浪翻天!”接着又是一连串的呯呯碰碰和大呼小叫。
      杨过和小龙女脸红心跳的搂在一起,两人都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韦大户他们两人。
      忽然,杨过听到房外回廊那端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夹着环佩叮当和放肆的淫笑声,一会儿脚步声和淫笑声被刻意的压低下来,只见四个女子蹑手蹑脚的走到洞房门外,各找了一个合适的隙缝猛往里瞧。杨过和小龙女藏身在西北角屋檐下的横梁上,就算她们抬头也看不到她们,他只是奇怪这些女子究竟是何人,难道也像他和小龙女一样是来“学艺”的吗?
      新房内的韦大户和新娘子又换了一个姿势,这时新娘子跨坐在韦大户身上,两手撑在韦大户的肚上,正在大起大落的摇摆,韦大户则举着两只毛茸茸的大手不住揉捏着新娘子的大奶。
      门外正在偷看的一个年纪较大的妇人用肘在门上一顶,推开了房门,就冲了进去,另外三个女人也跟着进去,最后一个年纪较小的女子则顺手带上房门。
      韦大户蓦然一惊,仰头一看,忽然笑了起来,道:“大娘,二娘,你们来闹洞房啊?”
      年纪较大的那个“大娘”走到床边,屈着中指在他额上敲了一个爆粟,笑骂道:“闹你这个老不羞个头,咱们只是来看看新娘子的功夫如何,看样子还不错嘛!
      ”说着伸手在新娘子的牝户上摸了几下,又在她的乳房上也摸了几下,新娘子浪笑道:“大娘,二娘,我马上就要出来了,等下就让给你们……啊,啊,好爽,好爽……,快了……快了……”
      长得颇为娇媚的“二娘”靠上前去,坐在床边,伸手在新娘子的蒂豆上用力搓揉,一边娇笑道:“三娘,我来给你加把劲。”只见新娘子用力挺撞了几下,在“啊啊”连声和喘吁声中趴了下去,紧紧的贴在韦大户的胸膛上。
      韦大户大声道:“喂,喂,你们搞什么啊?我还没完事呢!”
      新娘子翻身一滚,仰躺在韦大户左侧。大娘三、两下就扯下了自己的裙子和下衣,也学新娘子一样跨坐在韦大户身上,握着他的阳物,“嗯嗯”两声就坐了下去,只见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就上下起伏,双手还不住的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口中开始胡乱的叫道:“你这个没良心的死鬼,老娘夹死你,夹死你!……”
      韦大户左手搂过去,摸着新娘子奶子,右手伸在大娘不断跳跃的阴部,扣着她的牝户,脸上露出极为舒畅的表情。坐在床边的二娘也没闲着,她开始一层层的脱了自己的衣服,两个较年轻的女子像是婢女,一个过来帮她脱衣,另一个则帮正在努力骑乘的大娘脱去上衣,大娘雪白的身躯显然已因养尊处优和年龄的关系而稍显臃肿,但动作起来倒也未见迟滞,小腹虽白却有条纹,黑呼呼的阴毛密密的覆盖在牝户之上,韦大户的阳物正在那进进出出,杨过和小龙女居高临下看得清清楚楚。
      这时二娘已仰身躺在韦大户右侧,高高举起两腿,张得开开的,一手挖着自己的牝户,一付迫不及待的样子,韦大户稍稍转过了头,吻着二娘的樱唇。
      大娘在一阵激烈的动作之后,跨下身来,坐在床边喘气,对着韦大户道:“老娘休息一会儿,你先煞煞二娘这个骚货的火!”
      韦大户立刻翻身而起,将二娘两条高举的大腿架在自己的肩上,挺起阳物就往二娘的牝户中塞入,杨过和小龙女这时才发现二娘全身洁白如玉,竟无一根毫毛,腰细臀大,两颗乳房奇大,在韦大户的大力抽插之下,摇晃起来很是好看。
      二娘淫声浪叫,甚是大声,引得左侧的新娘子三娘又开始不老实了,大娘走过去搂着她道:“三娘,以后咱们有福同享,我不会亏待你的。”三娘娇笑道:“谢谢大娘,我就是知道大娘和二娘不会欺侮我,才肯嫁给大爷的。”
      大娘一招手,对着两个丫头道:“你们过来服侍一下!”说着就和三娘并躺在一起,屈起双腿,张开牝户,三娘也学着她,两个丫头则半蹲在床边,伸出舌头各舔两人的牝户,两人臀部不断的抬高,显得极是兴奋,两人又互摸对方的奶子,又亲嘴,又吸奶头,忙得不亦乐乎。
      杨过和小龙女简直看得傻了,他们从来没有想到单纯的夫妻燕好,竟然会有这种大场面,心中也都暗叹自己真是孤陋寡闻至极,看他们那种欢乐的样子,为何自己都没有尝过?岂非白白糟遢青春?两人都暗下决心,今后绝不能再浪费光阴。
      韦大户在二娘身上急冲直撞了好一阵子,二娘的牝户中水渍迸流,由于没有阴毛,所以看得特别清楚,二娘叫声不绝,突然道:“大爷……大爷……要出来了,出……来了……快,快……不行了……”韦大户闻声,抽插得更是用力,忽然拔出阳物,用手急速的套弄,只见一股股白色的液体从阳物头上激射而出,喷在二娘光滑的小腹和乳房上,身子还在微微抖动,仰头喘气,像是畅快已极。
      大娘和三娘这时也是浪声高叫,臀部高低起伏,不久,都瘫痪在床上不再动了。
      杨过和小龙女两人神摇心荡,小龙女在杨过耳边小声的道:“过儿,咱们走吧!我好难过噢!”杨过道:“好!”说着,左手抱着她的纤腰,右袖一挥,如同一对苍鹰似的飘离了韦宅。
      两人直到客栈附近才落地行走,小龙女已直不起身,杨过扶着她走进客栈直入房内,并把她放在床边坐下,她才喘过一口气,脸色煞是苍白,双眼迷蒙,腻声道:“过儿,我下身都湿透了,你……过来,我那里好痒噢,你……”
      杨过听到小龙女这销魂蚀骨的声音,再也忍不住,胯下的阳物勃然怒涨,他先脱下小龙女的外衫和底衣,然后也急忙脱掉自己的衣衫,昂然巨大的阳物已探头探脑的进入了小龙女的牝户,小龙女口中雪雪轻叫,显得很是畅美,杨过闻声,像是获得了无上的鼓励,立刻全身而入,并且开始抽插,小龙女反应很是激烈,娇躯不断扭动,臀部也不住的上下迎送。
      忽然,小龙女张大眼睛看着杨过道:“过儿……过儿……我好舒服……好舒服啊……啊,过儿……”扬起了右手,抚着杨过红透的面庞,爱意怜怜,说不尽的娇媚,左手却揉着自己的乳房。小龙女的双乳细腻得像是搪磁制成,白中透红,圆润挺拔,两颗粉红的蓓蕾更是鲜嫩可爱,它不属于豪乳型,可是比起刚才韦大户三娘的豪乳更令人爱不释手,杨过缺了右手,但并不妨碍他的行动,他俯身亲吻小龙女的唇、眼、耳……,更低身吸吮乳头、乳房,小龙女更是激动得高声欢叫,但并不淫浪,毕竟多年的修为和个性使然,还是没有完全放得开,可是这却是生平第一遭。杨过的抽插动作也更加快,他只觉前所未有的阵阵快感传遍全身,四肢百骸有说不出的舒畅,又似有物要从阳物奔腾而出,他从未有过这种经验,不由得有些慌乱,微微吸了一口气,他的内功何等深厚,霎时精关如同铁铸,阳物虽仍在小龙女牝户中竭力冲刺,满腔阳精却再也不能夺门而出,小龙女在“啊啊”连声中四肢大张,紧闭着双眼,再也不动了。
      杨过爱怜的亲着她的面颊,慢慢拔出阳物,柔声的道:“龙儿,龙儿,你好吗?”
      小龙女微微张开眼睛,脸色稍白,嘴角却有满足的笑意,有气无力的道:“过儿,我真的好舒服啊,我好……快活……”她又娇羞的说:“我下身好像流了很多水,刚才又像有……水…出来……”
      杨过看着她又喜又羞的模样,心中很是高兴,虽然自己好像还没有完成一件重要的事,不过,对他而言,只要小龙女高兴,那可比自己高兴还要快活。他深情的说:“龙儿,我也好快活,只要你喜欢,咱们可以日日都这样。”
      忽然,小龙女想起一件事,她关切的说:“过儿,你好像没有像韦大户那样流出白白的那种精水出来。”
      杨过也觉得有点奇怪,但他不以为意,只说:“是啊!刚才好像有一股东西像是要从这里射出来,应该就是韦大户射出来的那种精水,不过一时之间还是没有出来。”
      可怜的杨过一生颠沛流离,只知爱恋小龙女,却从不知男女之事,虽然这一生有众多女子恋着他,也曾浪迹江湖十余年,但从来也没有经历过鱼水之欢。
      小龙女细细想了一下,隐隐觉得好像了解了什么,但她虽聪明,倒底还是纯如白纸,也还是不明其所以。
      这晚,两人相拥相抱,说不尽的柔情蜜意,都觉人生灿烂美满。
      翌日,他们很早起身,携手外出,在这大集的街道内外漫步,欣赏风光,小龙女有说不出的喜悦。直至近午,回到客栈用过午饭,即结帐而行。
      客栈掌柜给他们准备的那辆马车确是不错,材质坚实,外观也不显眼,可能是镖行载物特用的,杨过很是满意,认为这样较不易引人注意,两匹健马也算不错,杨过要小龙女坐在车内,卷起帘子,以便让她可观看车外风光,自己则坐在车夫座驾车,他虽独臂,但毫不影响他的驾驭。
      两人只是商定要朝洛阳方向前行,但也并无特定目的地,也不赶时间,所以极是悠闲,又经过昨晚一夕之欢,两人都有说不出的欢悦,只觉天地之间充满了无限的美好。
      杨过不走大道,只走乡间小路,虽然他和小龙女的相貌打扮已与前大不相同,但难保在道中不会遇到熟人,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以不见为佳。
      一路上说说笑笑,两人兴致高昂,但天色却已渐近黄昏。
      杨过道:“龙儿,咱们是继续赶路呢?还是去找一个宿店?”
      小龙女双颊在夕阳斜照下,说不尽的娇美,她看看四周,但见绿野农田,小道两旁的农舍炊烟袅袅,娇声道:“车上食物饮水样样皆备,咱们顺其自然,继续走吧!车上这么宽敞,要是累了,睡在车上也可以。”
      杨过也有此意,他由车座到了车中,与小龙女并肩而坐,任由两马顺路前行。
      再往前行,就将出了大宋的疆界。




广告

  • 网站地图